當前位置:主 頁 > 校園故事 >

火紅,那個痛痛的顏色

時間:2012-03-23 作者: 點擊:

  清一色學生裝的校園里,一抹火紅,跳動張揚的火紅躍入你的眼簾,蒼白的面頰涂著厚厚的腮紅,火紅的露臍吊帶,火紅的及膝短裙,還有一頭亂亂的紅頭發,你做何感想?當這個外校的插班生出現在高三(1)班教室時,我們都張大形的嘴巴,忘記了呼吸,忘記了她看我們的眼神是多么的不屑。而當這個名叫張蝶的女生大搖大擺坐到我的身邊時,我感覺所有即將參加高考勤奮苦學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優等生們都將目光齊刷刷的射向了這邊。那一刻,我的臉火辣辣的無地自容。雖然我沒有勇氣回頭去看她——張蝶,但我敢保證,她,絕對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目空一切覺得別的同學少見多怪嗤之以鼻的表情。
  第二天,張蝶沒來上課。我,一個一向乖乖的女孩,對坐了一天沒跟她打招呼的同桌,有點擔心,在高三忙碌的學習中,擔心一個沒說過一句話的女孩。
  第三天,盼望那抹火紅出現的早上,迎來的是一個一臉紅腫加兩個熊貓眼加一身乖乖學生裝的她,頭發顯然也是收拾過的——小子頭。一個早上,她拼命的寫,拼命的撕,老師到底在上面講了多少,連我也不知道,更別說她。午餐回來,給她帶了份外賣,也沒說謝,打開就吃,狼吞虎咽,毫不淑女,吃完了扔給我10塊錢,不說別的,倒頭就睡。心涼涼的,但并沒有她侮辱了我的感覺。又是一個下午無話,她看小說,我聽課,放學了,晚上她不來自習。
  這樣的日子到底持續了多少天,我已不再記得。只記得后來的日子里,偶爾在課堂上奮筆疾飛,不知是記筆記還是寫的什么,我都無法過問。只每天中午那一盒飯,那一個已對我不再反感的笑容和輕輕道出的“謝謝”,足矣。
  那一天,風和日麗,一向學生裝的她又換回了那一身耀眼的火紅,一下午表情哀滯,放了學也沒回家。我真的實在忍不住,懷著寧可挨罵的心情膽戰心驚地問:“今天下午不回家嗎?”
  “唔!
  莫名其妙,實在搞不清楚什么狀況。
  “那你?”
  “哦,我要走了……”
  那一刻,我的心空空的,僵在那里沒有話說。已經習慣了有她的日子,習慣了她蒼白的臉上云淡風輕的笑容,習慣了每天中午的那一盒外賣……而今,她要走了,真的要走了嗎?記得一次翻書時不小心看到的那一頁字:“老天爺,你為什么要這樣折磨我?你可以不給我幸福的家庭,可以使我在病痛的煎熬中茍延殘喘?墒,你怎么可以從我的身邊帶走他,帶走那個永遠陽光明媚的男孩子,你明明知道那是我心中的最痛!是的,我喝酒,抽煙,打架……干所有這個年齡的女孩子從沒有干過的壞事,可我,卻仍然每天裝作若無其事的來上學,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與他們分享這本不屬于我的幸福。老天,你睜開眼,看看啊……”
  我不知道到底什么事情發生在這個女孩子的身上,這個著一身火紅但真的柔弱的女孩,讓人憐憫,使人心酸,盡管我知道她一點兒也不需要這個。淚,是滂沱的大雨,早已迷蒙了雙眼。她何時走的,我不知道,只知道,從今往后,我再也見不到她了,再也見不到她了……
  那年以后,我從未再見過著一身火紅的女孩,即使今年是紅色流行的時節,仍然沒有。就又記起那團跳躍的火紅色,隱隱心痛。是的,那一年,我如愿考上了大學,沒有想像中的大喜,只在親友的祝福聲中微微頷首。是的,我滿足,那種小小的幸福的滿足,不再麻木。我知道,是那個火紅色的女孩改變了我生命的顏色,讓我懂得幸福的顏色,懂得感激生活……
  火紅色的女孩子,你在他鄉還好嗎?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