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勵志故事 >

“鋼鐵女孩”,愛里成長

時間:2011-10-08 作者: 點擊:

  這是一場艱難卻堅韌的生命接力。他們前赴后繼,以愛之名,用生命延續和完美她的人生;她剛強樂觀,從絕境中開出美麗的花來,只為愛的回報。

  母親走了:記住女兒的學業

  1995年春天的一個早晨,家住河北省阜城縣崔家廟鎮大曹莊村的蔡榮江一邊抽著悶煙,一邊望著門前的老楊樹發呆。忽然,一只叼著木棍的喜鵲落在樹椏上筑巢……正愁沒錢蓋房的蔡榮江眼前一亮,起身揮鍬挖起了地基。沒有錢,自己蓋!

  媳婦患有肺病,身體虛弱,幫不上什么忙。深秋來臨,四間新磚房已具雛形,疲累至極的蔡榮江卻倒在了院子里。十幾天后,女兒蔡鵬月出生了……

  冬去春來,門前樹上的喜鵲飛走了一代又一代,小鵬月在母親的咳嗽聲中漸漸長高。在她的記憶中,父親從不讓母親干重活,收種完莊稼,他就到外面打零工。

  女兒越長越高,不識字的母親督促僅有小學文化的丈夫教她認字、算題。從小學一年級開始,鵬月每次考試帶回來的都是滿分。身受氣管炎、肺心病的折磨,臥病在床的母親最大的欣慰是看著女兒安靜地在燈下寫作業。鵬月的字稚氣十足,卻清新娟秀,在母親的眼中是最美的圖畫。

  冬天到了,母親的病更嚴重了,有時竟喘不上氣來,甚至小便失禁。父親便天天生火,耐心地將她的褲子一件件烤干。父母間的真情激勵著鵬月上進,班上第一名雷打不動屬于她。

  一晚,一家人閑聊時,母親突然悲戚地說:“都怪我,連累了全家!我的病是個無底洞啊,害得鵬月連學習用品都沒錢買。唉!”

  幾天后,一直把苦埋在心底的母親竟吞農藥自殺了。臨終前,她斷斷續續囑咐丈夫:“以后掙的錢都用來給女兒讀書、買衣服、買好吃的……”

  孩子別哭,有二娘呢

  妻子死后,蔡榮江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那些天,他語無倫次地對女兒重復著:“孩子,別怪你媽。她是個剛強的人,她是怕拖累你讀書!”

  每天晚上,蔡榮江像妻子生前那樣,陪著女兒挑燈夜讀,從不肯提前入睡。在他看來,這是妻子生前最看重的事,必須繼續下去。

  期末考試,鵬月又是全班第一名!蔡榮江哭出聲來:“孩子,你真是你媽的好女兒!”

  春節到了,強撐了半年的蔡榮江卻因思慮過重,臥床不起。鵬月趴在床頭,唱歌給他聽:“那是我小時候,常坐在父親肩頭,父親是那登天的梯,父親是那拉車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飯將我養大……都說養兒能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張口……”這歌聲,帶著苦難中的從容和樂觀,蔡榮江內心涌起一股子勁來:病得再重,也要為女兒掙錢!

  蔡榮江拖著病體,咬牙到幾十里外的縣城做工。不滿9歲的鵬月每天下午放學后,早早做好晚飯。等到蔡榮江破舊的自行車嚓嚓聲越來越近時,她就飛一樣迎上去。

  蔡榮江手頭寬裕了,時木時能給女兒買新衣服和好吃的,而且每隔幾天居然能帶回一包香煙。他美美地吸上一口,愜意無比,女兒見狀也樂開了懷。就這樣,父親努力掙錢,女兒刻苦學習。2007年9月,蔡鵬月升入小學六年級。周末的一天,蔡榮江對女兒說:“孩子,咱們去縣城照個相吧。”

  記憶中,家里還沒有這樣奢侈過呢,鵬月興奮得跳了起來。路上,蔡榮江的言語比往日少了許多,臉色也是灰突突的很難看。照片取回來時,他倒在了炕上,原來他得了肝癌。

  癌痛折磨著蔡榮江,他日漸消瘦,可他舍不得用好不容易為女兒攢下的學費去買藥。疼痛難忍時,他就用玻璃瓶口或尖狀物頂住肝區。鵬月趕他去醫院,他不肯去。鵬月只好拉來好心腸的二娘。二娘一邊流淚一邊罵他,他才勉強去了醫院?勺×藳]幾天,就又跑回來了。

  “爸得的是絕癥,治不好的。”蔡榮江平靜地說,“我要是死了,你是跟二娘過還是跟姑姑過?”女兒哭了:“我誰也不跟,我就和你過!”女兒不肯上學,要在家照顧父親,蔡榮江發脾氣了:“記住,不管家里出什么事,你都要堅強!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媽和爸!”

  夜深了,父女倆難以入眠。蔡榮江說:“二娘說她會幫爸媽把你供到大學。”女兒一下哭出聲來。蔡榮江接著說:“二娘這個人刀子嘴豆腐心。你二伯是個做不了活兒的病漢,她從不嫌棄……”

  幾天后,蔡榮江帶著未競的夢離開了人世。二娘把鵬月接到家里,對她說:“孩子別哭,有二娘呢!”

  沒了二娘還有姑姑在

  二娘快人快語,脾氣也急,可自從鵬月到家后,她變得溫柔多了。緊緊巴巴的日子里,二娘總是先顧著鵬月,后考慮兒子,鵬月一直被溫暖與愛包圍著。

  可是,對父母的思念,時時占滿鵬月的內心。她的成績下滑了,起初掉到第三名,后來又掉到第七名。二娘這次真急了,她把鵬月罵成了淚人:“你天天惦想他們有什么用?你保住成績就是對他們最好的想念!”

  鵬月的眼淚簌簌流下…她什么也沒說,安安靜靜地看書去了。二娘悄悄升起灶火,又給她煮上了幾個雞蛋……

  在父親的遺物中,鵬月發現了自己用過的一個日記本。因為那上面記著《父親》的歌詞,父親在病中對其愛不釋手。鵬月翻過這一頁歌詞,意外發現了一段父親的遺言,錯字連篇卻情真意切:“鵬月,你真是個好孩子,聰明靈利(伶俐),勤學好問,長大后(你要)成為一個有用人才,別辜負爸爸的一片苦心……鵬月,你知道嗎,爸爸這一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真不容易!爸爸的愿忘(望)就是盼你能自強、自立、出人頭地,能為爸爸爭光爭榮!”

  懂事的鵬月每天都把這個日記本帶在身邊。日記本如同父母的眼睛,默默注視著她。

  2008年7月小學畢業時,鵬月以全鎮第一名的成績考上營盤中學?墒,中學開學不久,二娘就倒下了。她被查出患了牙齦癌,且已擴散。家人把她留在醫院,她卻說什么也不肯:“欠一屁股債,你們還怎么幫鵬月讀書?”

  從醫院回來,二娘每天都早早趕鵬月上學。經歷了父母的生離死別,鵬月身上有了同齡人少有的平靜?粗持鴷菏淄π刈叱鲈鹤,二娘臉上有了笑意……

  二娘病情急轉直下,說不出話,她吃力地用雙手對著鵬月來回比畫。半晌,鵬月明白她想要那個日記本。二娘的手久久地指著蔡榮江的遺言不肯放下來……“二娘,你放心吧,我一定給爸媽,更給二娘爭氣!”鵬月把二娘的手拉進懷里,泣不成聲。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